返回首页
西西文学 > 情感 > 情感文章 > 正文

表叔家的幸福生活

作者: 聂玉君2024/07/08情感文章

表叔家原来居住在黔西南州晴隆县三宝彝族乡。三宝乡是享誉中外的传统民间舞蹈阿妹戚托的发源地,也曾是贵州省20个极度贫困乡镇之一。

四十多年前,表叔公生病去世,我跟着父母前去三宝吊唁。清早,我们坐手扶式拖拉机到鸡场,拖拉机经过的地方尘土飞扬,下车后我们的脸、头发、眉毛都粘上了一层黄色尘埃。五小时的山路更是崎岖陡峭,天快黑了,我们跛着脚站在山坡上,才看到表叔家的茅草房在大山深处。

三宝,隐藏在大山的褶皱里,神秘而安详。

表叔家四周都是大山,从山坡上看他家就近在咫尺,但泥土碎石凸凹不平,我们手脚都抓紧了,才走到他家。经过一天的折腾,我的肚子早已饿得"咕咕"叫,但看到饭菜时,我一口也吃不下去:粗糙的糠饭,煮得泛黄的白菜没有一滴油,因缺水,碗筷都没洗又接着将就吃。我端碗怎么也吃不下去,但在父亲威严的目光下,只能含着泪勉强吃了一点。

"天无三日晴,地无三尺平""靠天喝水,靠天吃饭"是当地老百姓常说的顺口溜,这足以说明了三宝乡的自然环境差,不适合人居住。那天晚上,睡在四周通风的草席上,捶着酸痛的双腿,饥肠辘辘,我后悔真不该来,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到表叔家。

改革开放后,表叔家的两个儿子都到温州打工,两个女儿也嫁到了条件较好的乡镇。他们家的生活条件相对得到了改善。

2015年底,贵州启动大规模易地扶贫搬迁工作,三宝乡被列入整体搬迁范围。表叔是第一个响应号召同意搬迁的人,他成了搬迁的积极分子,被聘请到搬迁组协助搬迁工作。三年前,他们家搬迁到了晴隆县城的易地扶贫安置区——阿妹戚托小镇。表叔带头搬迁,当地政府还给他家奖励了三千元的搬家费。

阿妹戚托小镇依山而建,台阶式建筑布置,巧妙地将"牛角""虎头"这一民族特色的标志运用于建筑中,小镇和晴隆县城连为一体,生活交通便利。

今年国庆假期,表叔打电话邀请我们到他家做客。表叔家的二层小楼坐落在半山腰处,褐色灰瓦,门窗雕花,房前屋后栽种了各种蔬菜。一进门,镶嵌好的"搬迁积极分子"奖状显眼地挂在墙上,装修简单清爽,家用电器齐全,基本上是政府给置办的。

表叔家居然住上了这么漂亮又上档次的房子,并且还是我羡慕的"别墅",让人难于置信。

如今,表叔的两个儿子也回来了,政府给他们落实了工作岗位,两个媳妇成为阿妹戚托艺术团的演员。表叔每天乐此不疲地骑着摩托车接送孙子上学,表婶闲不住,给绣花厂绣花挣点零用钱。

"我和我媳妇一个月收入有八千多元,搬过来后,住在景区,我们更要提高自身素质,把环境保护好,吸引更多的游客,我相信我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。"大表弟感慨地说。

"以前在外面打工,除去各种开支外,根本存不了钱,又照顾不了孩子,现在孩子上学不花钱,回来后能陪伴父母,还能陪同孩子一起学习。"二表弟动情地说。

"晚饭出去吃,就在阿妹戚托小镇吃‘晴隆八大碗’,吃完就去跳阿妹戚托,叫弟妹们教你跳。"表叔高兴地大声说。

晚饭后,灯火通明的小镇热闹非凡,大家围着篝火跳起了阿妹戚托。表叔招手给我,我们走在宽敞干净的小路上,绿叶成荫,鲜花绽开,微风吹过,连空气都是甜的。

"姑娘,当年你表叔公过世,你跟你爸妈到三宝,你含着眼泪吃饭的样子真叫人心疼。我想离开那个地方,但又无能为力,没想到共产党给了我这个机会,让我走出三宝,过上了体面生活……"

表叔的娓娓叙说,让我感慨万端。衷心祝福表叔一家幸福安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