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西西文学 > 散文 > 散文随笔 > 正文

山村野菜香

作者: 董国宾2024/07/02散文随笔

春一点头,天就暖了。故乡的小山村,百鸟欢唱,天穹像澄碧的河,山野像竹林的绿。油绿的春草在春意中浅吟,各种野菜也着了一身绿衣,在田间地垄、阡陌沟畔,悄悄探出头来,忍不住迎风弄影,笑靥如花,醉在山洼里。

乡野的春天里,白蒿、小根蒜、荠菜,丛丛簇簇,充满意趣和诗意。我从小就是个爱读古诗词的山里娃,在古诗词里,一眼就能找到小山村里各种野菜的影子来。

“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,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”此为《诗经》中《关雎》里的诗句,其中的荇是一种可以吃的水草,也是一种野菜,柔软滑嫩,在古时就是一种美味。

以前一开春,村子里大人小孩提着竹篮挖野菜。家乡人朴实,说出的话也实在,村西头的李婶常把大伙儿吆喝在一起,高着嗓门说:“春暖了,咱们一块挖野菜,靠山吃山,今儿咱就吃自个山洼里最好的春菜。”荠菜、白蒿、水芹菜、苦菜、蕨菜,这些长在春天鲜嫩的野菜,我们叫春菜。春风吹拂的日子里,春山、春野、沟渠旁,遍地都是挖野菜的山里人。他们手拿小铲子,一眨眼,一个个自编的竹篮里,野菜就冒出尖来。在故乡,山地里野菜多得晃眼,眼前是几株白蒿,一抬头又是一丛丛蕨菜。整个绿柳轻扬的春天,山里人家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菜。

野菜的吃法很多,山里人家变着法儿把鲜嫩的野菜凉拌、烹炒、蒸煮、熬粥,或剁成馅包饺子,或做成春饼及春卷,哪种做法都是可口的美味。以前山里人家日子苦,大鱼大肉没得吃,大自然赐予的春菜摆上春盘,同样成了山里人家的佳肴。

陆游《食荠》云:“日日思归饱蕨薇,春来荠美忽忘归。”春天又来到跟前,陆游的这首野菜诗,又让我想起乡野深处清香的野菜来。

今年春天虽然我们暂时还不能走出家门、走到田野挖野菜,但相信那一天离我们不远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