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西西文学 > 散文 > 散文随笔 > 正文

父亲的田园生活

作者: 钟芳2024/07/08散文随笔

父亲退休后,没有选择与我们住在城里,而是跟着母亲回到老家,毅然决然过起了田园生活。

早年间,父亲在单位从事文字工作,每日伏案写材料、整资料,长年累月忙于工作,渐渐落下了颈椎病、肩周炎等病痛,每到阴雨天气,一身的关节常止不住地隐痛。为了缓解症状,父亲只得长年服药,虽然颈椎病和肩周炎的症状有所减轻,但大把的吃药,对他的胃造成了一定的伤害,使他患上了严重的胃病。

办完了退休手续,父亲决定改变自己。他说以往整天坐在办公室,由于缺乏有效的锻炼,因而患上了不少的慢性疾病。因此,退休后,他会彻底告别这种"静"生活,一定要让自己的生活"动"起来。

为此,早有规划的他,谢绝了众多儿女邀他同住的请求,毅然把家安在了故乡农村。为了实施好他的健身计划,父亲在住房旁,特意租了一亩地,栽上应季的四时蔬菜,俨然当起了农夫。

春天,他扛着锄头,披着蓑衣,冒着霏霏细雨,挖地松土,撒下一颗颗饱满的种子。夏天,他会头戴草帽,行进在绿色的阡陌上,细心而悉心地为庄稼除草施肥。秋天,终于迎来了丰收的季节,父亲常会一个人提着竹筐,一边摘着鲜嫩的瓜果蔬菜,一边轻轻地哼唱着戏曲小令,那种成就感和获得感,常常让他喜不自禁,感觉自己也越活越年轻。冬天,他会在自己的田地里盖上塑料大棚,让大白菜、萝卜等菜蔬长得蓬蓬勃勃,绿油油的一片,看着就让人心生欢喜。

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。父亲从不倦的劳作中,渐渐体会到田园生活的乐趣,也与儿女们共同分享着那浓得化不开的亲情。一年四季,他种下的蔬菜,除了自己和母亲吃外,剩下的大多会留给我们这些做儿女的。一到双休日或节假日,父亲便会时常打来电话,嘱我们回去取菜。大多时候,是新鲜的时令蔬果,春天有红菜薹、蒜薹,夏天有辣椒、西红柿,秋天又换成红苋菜、四季豆,冬天则变成了花菜、洋葱等等。而秋冬时节,母亲还会变着花样地为我们做一些酱菜和干菜,每每送到后备厢,直到堆得如小山般高了,才会歇了手,笑盈盈地望着我们满载而归。

自当上"农夫"以后,父亲的田园生活一天天变得丰盈起来。每天,侍弄完稼穑,走出田园,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装,父亲身上的文艺范儿仿佛又回来了。这边厢刚放下锄头,那边厢他又会操起二胡,坐在农家小院里拉得有板有眼。什么《二泉映月》《敖包相会》,一曲接着一曲,婉转起合,抑扬顿挫,父亲越拉越顺,越拉心情越畅快,优哉游哉地沉浸在音乐的海洋里,每天都乐此不疲。

原以为父亲退休后,整天价守着他的一亩三分地难免会枯燥乏味,但闲不住的父亲,却以其别样的眼光,在清贫中找到了难得的逸趣。他放下笔头,拿起锄头,时不时还会操起二胡,歌吟着岁月,释放着自己的心情,硬是让自己的田园生活,过得有滋有味,不得不令人叹服,他当初退休时要回到乡下的决定是对的。

如今,退休多年的父亲,在一方小小的田园里辛勤地耕耘,不仅强健了体魄,还愉悦了心情,连多年的颈椎病和肩周炎也好了,胃病也大为好转。去年,是父亲的八十大寿,我特意带他到医院做了一次体检,检查的结果颇令人满意。医生说,父亲的身子骨比起他的许多同龄人来,都硬朗不少,这都是他长期耕耘在田间的结果。

前两天,我去看父亲,正巧他在田里劳作,见我回来,他当即收了农具,在田里采了一些新鲜蔬菜,说中午要给我弄桌农家饭。那日,吃着父亲亲手做出来的饭菜,感觉特别清爽怡人。我好奇地问他,为何会做出这么美味的饭菜,父亲笑笑说,农夫生活有点甜,做出来的饭菜不就又香又甜了吗?我幡然顿悟,当即为父亲的智慧和幽默,送上了一个大大的点赞!